首页 > 连载故事 > 正文
  • 《申城鹿影》第一部 第十一章 危急

    2017-12-21 08:41:40
    449

    没等慕杨站起来,宗玉已经跑到了门口。刚刚这一声“外卖到了”实在太熟悉了。

    “皇甫傲天,你怎么来了?”宗玉感觉自己有点上头,也不知道眼前站着的皇甫傲天是不是他认识的同一个人,虽然他们长着同一张脸。只见他穿着整洁的外卖服,手中端着好几份寿司、三文鱼一类的东西,面色阴沉沉的。

    宗玉突然想到,皇甫傲天是一条鱼,看到他的“同类”们被做成食物,心情应该很糟糕吧。肯定自己的想法后,宗玉第一时间将傲天手中的外卖取了过来,并示意他赶快离开冷静一下。

    皇甫傲天却纹丝不动,他指了指中间那层的寿司,冲宗玉摇了摇头,才慢慢转身离开。不知为何,宗玉感觉他的左脚,有些跛。

    宗玉满怀心事地回了座,把日料依次分了下去,拿着中间的那盒却不知如何处理。皇甫傲天的意思是什么?寿司有毒?不要吃?

    别人已经开动了,一个个吃得超开心。勺总尤其热衷日料,边吃边评价上一块鱼肉处理得有多好。宗玉艰难地打开盒盖,马上被一块金色的鱼鳞吸引了视线!

    这怕是尾部的鳞片,形状比较细长。它的边缘还透着血痕,不像是自然脱落的,而是从身上生生扯下来的。联想到皇甫傲天刚刚离开时的情景,宗玉眼神一暗,准备将鳞片收起来。结果下一秒——

    “你这盒看起来很好吃啊!我来尝一个!”宗玉来不及阻止,那片镶着鱼鳞的寿司,已经进了勺总的嘴!

    “啊!”人们只听见咯嘣一声响,勺总已经痛苦地低下头。吐出寿司的同时,一口血和着一颗牙齿砸在了桌面上,触目惊心的红!

    “呀!”看清整个过程的兮合率先叫出了声。宗玉则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抽出一叠纸巾过去扶住勺总。一边眼疾手快地收起了那片鱼鳞。

    勺总拿纸捂住嘴,又被血呛到,连咳了好几声,其他人才后知后觉的围上来,七嘴八舌地问情况。希翼被吵成这样也只是动弹一下,还沉浸在睡梦中,连头都没抬。

    聚餐以勺总的意外提前结束。大老板送勺总去了医院,其他员工收拾卫生,回了家。宗玉则背着醉到不省人事的希翼,回了出租屋。

    出租屋的位置介于学校和公司之间,来去都很方便,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。若不是有位大财主在这里支撑着……

    想起金色的鳞片和勺总反常的举动,宗玉忍着心头的重重疑惑,打开了房门。结果下一秒,房东田行健便从旁边的屋子蹿了进来。

    “怎么才回来?我都快等睡着了!”田行健趿拉着拖鞋,打着哈欠,毫不客气地坐到宗玉床沿上。

    宗玉皱皱眉,也不好发作,只能先小心地把希翼“摆”在床上,顺便拉好被子。

    “这么晚了,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?”宗玉嘴上很客气的询问着,心中却巴不得他早点离开。

    田行健却摇头晃脑地拖着长音:“最近房价涨得快,我想了想,你们的房租算得也太便宜了些……”

    “你的意思是?”

    “这样吧,也不多,每月加800,凑个整,5000块,你们明天把差价补给我就行。”说完这句,不给宗玉拒绝的时间,田行健转身就要走。

    “站……站住!凭……凭‘虾’么涨‘皇’租?签了……了合同……”希翼摇摇晃晃地爬起来,转眼来到了大门前,堵着出口,两眼发红地盯着田行健,很是渗人。

    “你!你你你……”田行健惊讶到说不出话来,他明明看着宗玉把他放到了床上,怎么一眨眼便来到了自己身边?

    “不准……准‘讲’房租!”希翼晃着手指,眯着眼睛威胁道。宗玉暗道不好,把希翼拉到了自己身边,一边做着“请”的手势,一边下了逐客令:“房租的事,我们明天再谈。”

    田行健心里发怵,点点头,开门就要走。希翼脚下不稳,一下子趴到宗玉床上,田行健听到闷响声,下意识朝声源方向一瞧,顿时像见了鬼般尖叫一声!

    宗玉赶紧回头一看,竟是希翼冒出了一条细长的尾巴!情急之下,宗玉的右眼忍不住发疼。周围的空气突然粘稠起来,希翼的尾巴渐渐停止了摇摆。田行健的两只脚都悬在空中,张大着嘴巴,宛如一尊活雕像。看到这一幕,宗玉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父亲应敌时的记忆画面,这项能力是——凝空右瞳!

    0人点赞
  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“dazongwang189”
    关注大综网官方微信公众号。